维港投资周凯旋,香港最牛女VC

发布日期:2024-02-28 06:37    点击次数:122

(原标题:维港投资周凯旋,香港最牛女VC)

“最被低估的VC是谁?”

维港投资(Horizons Ventures),这个答案不止一次被提起。这家成立于2002年的投资机构,总部位于中国香港,与商业巨擘李嘉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资金主要来源于李嘉诚,收益则归于李嘉诚基金会。

维港投资的掌舵者,是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女性周凯旋(Solina)。早年间,周凯旋在香港以贸易起家,在商界崭露头角。机缘巧合下,她结识了李嘉诚,自此开始长达数十年的合作。不同于香港Old Money偏爱传统生意,周凯旋更钟情高科技,至今带队投出了Meta、Zoom等知名案例,最近几年还重点布局AI赛道。

“投出了很多全球性的科技公司。”一位经常往返香港与北京的知名投资人分享起印象。可以说,周凯旋执掌下的维港投资,是大中华地区一支最为低调的投资力量即便是国内资深同行,也难以经常看到他们的成员。

一战赚百亿美金

她,被忽略的风投女王

维港投资的故事,始于20多年前。

成立于2002年,维港投资重点关注能够引导行业变革的技术创新性的公司,主理人周凯旋,与李嘉诚相识30余年,可谓后者的“左膀右臂”。甚至可以说,正是周凯旋在为李嘉诚布局近年来最赚钱的科技投资。

20余年间,维港投资投出了100多家公司,其中包括Meta、Skype、Siri、Waze、DeepMind、Slack、Spotify、Zoom、AirWallex等明星企业,并且大部分项目都是在早期进入。

官网信息显示,目前维港投资投资团队成员20多人,七成是中国成员,投资足迹遍布全球。更重要的特点是,维港投资并不对外募资,资金主要来源于李嘉诚。

(维港投资官网)

我们不妨先从维港投资的一笔经典案例Zoom说起。2013年,维港投资领投了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服务软件Zoom的B轮融资,成为Zoom首个外部机构投资者。2015年,维港投资再度追投了C轮,共出资850万美元,持股8.5%。

2020年新冠疫情突如其来,能够提供线上办公视频和教学的Zoom意外大爆发,不仅营收利润增长,股价也在几个月内接连上涨,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美元。而维港投资所持Zoom的股份一度超130亿美金,一战封神。不过,李嘉诚并没有在Zoom市值高峰时退出,如今的Zoom市值早已回落至200亿美元以下。

但这并不妨碍这笔投资为圈内人所惊叹。在早期进行投资,并长期持有,这似乎是维港投资的一贯风格,同样的案例还有Meta。

2007年,Meta的前身Facebook正处于非盈利状态,周凯旋建议李嘉诚出手,于是在2007、2008年,维港投资两次共向Facebook投资1.2亿美金,持股3%,到2012年Facebook上市时,这笔投资已经为其带来了5倍的回报。时至今日,Meta市值超过万亿美金。

给维港投资带来超级回报的,还包括2009年投资的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。此前据李嘉诚透露,大概在100-150倍左右。

而维港投资押注的语音沟通软件Skype、语音识别系统Siri、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等分别被微软、苹果、Google收购,均为其带来可观回报。

梳理下来,维港投资不仅成功注资了许多颇具代表性的互联网巨头,还帮李嘉诚逃离了“香港老钱错失互联网”的宿命尽管在国内互联网圈,尤其是BAT时代,确实很难找到太多香港印记。

如今,维港投资对于前沿科技的探索仍在继续。去年4月,维港出手了新加坡AI公司Coptical Labs;很快,团队又投资了AI芯片制造商耐能(Kneron),且已连续四轮押注。细数维港投资的项目,与AI相关的公司愈发多了起来,涵盖生物医学AI技术、深度人机交互、语音语义识别等各种细分领域。

维港投资曾公开阐述投资投资策略:只有两个类别,一是与李嘉诚的传统业务有协同价值的项目,二是能解决巨大问题的、探索未来愿景、推动前进的颠覆科技。周凯旋也曾说过,“未来的投资焦点将围绕,与传统板块的IA(智能增强)和能够推动未来的AI(人工智能)。”

实际上,尽管投资组合中有不少回报出色的项目,但维港投资在大中华区乃至全球范围一直很低调。或许,这与掌门人风格息息相关。

周凯旋是谁?

透过维港投资,一位风投女王跃然眼前。

周凯旋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香港。中学时,她考上了香港久负盛名的拔萃女书院,在校期间曲棍球、游泳、话剧等样样精通,英语更是拔尖。

后来,周凯旋去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就读,这是一所享誉世界的公立研究型大学,在这里,她结识了日后香港导演徐克的太太施南生,两人成为好友。

1986年,毕业后的周凯旋顺理成章在海外工作,一次工作需要,她回国去西安洽谈兵马俑展览,发现售卖纪念品的商机,利润几十倍,于是一番操作下赚到了“第一笔钱”。经此一事,周凯旋敏锐察觉到国内贸易的机会,很快与朋友成立一家企业维港公司,专门做从国内和海外的贸易生意。

周凯旋的商业头脑开始得以施展。坊间流传,当时香港旺盛的房地产市场需要大量水泥,而内地水泥价格相对更便宜,广西的一些散装水泥厂商希望进军香港市场,一个找货源、一个求渠道,维港公司将水泥从广西运到了香港,一炮打响。

更具宿命感的事发生在1992年。 这是一个被外界争相报道过的故事:东方海外决定在北京投资地产,周凯旋意识到机会来了,便立刻北上,她十分有商业魄力,一出手就是长安街上10万平米的项目,命名“东方广场”。

因为这个庞大的项目,周凯旋和东方海外邀请多家知名地产商谈合作,其中就包括李嘉诚。1993年两人初识,为了游说李嘉诚,周凯旋准备了厚厚的一摞材料,但相传两人洽谈不过5分钟,李嘉诚就当场确定投资,促成了当时北京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。

在商场叱咤风云几十年的李嘉诚,看中了周凯旋运筹帷幄的自信淡定、筹谋时的契而不舍。后来周凯旋深有体会地总结:“财富机会只会降临在有胆识又很谨慎的人身上。”

周凯旋与李嘉诚合作愈渐加深。1999年,周凯旋看到中华网在纳斯达克上市创造的财富奇迹后,向李嘉诚提议成立TOM.COM,又想方设法说服他让这位扎根于实业的商业大佬接受互联网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李嘉诚最终还是被打动。

2000年3月,TOM网登上香港创业板,股价飞涨。2007年,李嘉诚将TOM私有化,周凯旋也成功套现,实现了身价跨越。

2002年,周凯旋创办了维港投资,两年后李嘉诚通过李嘉诚基金会注资,成为了合作伙伴。2022年5月,维港投资在新加坡开设香港以外首个办公室,加大对东南亚地区科创企业投资。

抛不开与李嘉诚千丝万缕的联系,维港投资常常被误认为是李嘉诚的家族办公室,对此长江实业集团还专门进行了澄清:维港投资并非李嘉诚先生之家族办公室,该公司由周凯旋小姐全资拥有,李嘉诚先生仅联同维港公司参与科技与创新科技项目。

三年前就预见到了风险

避开当下寒冬

这些年,周凯旋公开亮相的场合并不多见。

直到去年底的一场活动上,周凯旋现身透露,早在2021年1月李嘉诚便不断向她示警,称市况已是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,之后全球经济会一落千丈,警告投资组合内的被投公司尽快在2021年底前进行融资,以保证现金流。

她进一步回顾,彼时很多同事都未有所察觉,但在李嘉诚的不断强调下,维港投资还是给所有被投企业进行建议,抓紧进行新一轮融资,以延长备用资金。最后的结果是,有近8成的被投企业听从忠告,也因此将“生命周期资本”延长到了24至36个月,“救了他们一命”。

而“其他未听从建议的公司”,现在就不得不削减估值。

周凯旋感叹,这就是李嘉诚的“反向思维”,她和维港投资都深受影响“否则我就没有时间在这里分享,而是要在峰会场上为投资项目寻找沙特资金而奔波了。”

维港投资与很多VC有着不一样的特质,运作模式也值得细看:李嘉诚个人承担所有的投资风险,投资的收益全部归属于李嘉诚基金会,用来支持慈善事业。没有太多回报压力,维港投资往往可以做到真正的长期陪伴,而对于投资,周凯旋可以自己全权把握。

正如周凯旋曾介绍,维港投资不是一个纯粹的投资基金,而是希望通过亚洲的捐献文化成为社会正能量。

在一些创始人的描述中,周凯旋善于速战速决。健身手环开发商Misfit CEO桑尼·吴曾介绍,周凯旋只通过视频通话与他结识别24个小时就决定投资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,她常常只需要企业创业者喝一次咖啡就会决定出手,提供的不仅仅是资金,还包括深厚的人脉和接触专家顾问的机会。

她也是一位极富说服能力的人。Waze的CEO诺姆·巴丁起初并不想融资,但在周凯旋的极力说服下,Waze对维港投资敞开了大门。

多年后,在Waze被谷歌收购的几个月前,诺姆·巴丁曾找到周凯旋,希望可以帮忙面见一位互联网高管,她又雷厉风行地带着那位互联网高管和自己,乘坐私人飞机飞往数百公里外的拉斯维加斯共进晚餐。

周凯旋低调内敛,不喜张扬,正如维港投资一贯的风格。在她的的掌舵下,维港投资创下一个个经典案例。如今,这位风投女王的故事还在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