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北进,从汉江到鸭绿江!一文看完古代朝鲜民族的扩张史

发布日期:2024-05-20 02:56    点击次数:169

在古代东亚民族中,朝鲜民族总显得有些温顺谦和,在大家印象里,朝鲜在军事上似乎建树并不大:无论是在壬辰倭乱(1592年日本侵朝),丙子胡乱(1636-1637满清侵朝)和甲午战争中,朝鲜似乎都被多少作为,相反,在儒学和文治上,朝鲜倒有些建树,因此朝鲜也被一些人称为“东方君子国”。

但这其实是错觉,之所以朝鲜给人“武功不盛”的印象,是因为自14世纪后期开始,朝鲜就已经成为了中原王朝忠实的藩属,这种情况下其发展太强的武力用处并不大(反正有老大罩着),所以显得比较温和,但是在这之前,朝鲜民族的武力值也不低,现在朝鲜半岛的版图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。

今天,我们就来看看朝鲜王朝的扩张。

一, 古典朝鲜——从三韩到新罗

朝鲜半岛出现信史的时间并不长,《史记》 记载:公元前194年,燕人卫满在平壤一带建立卫氏政权,史称卫满朝鲜,而在这之前的历史则是存疑的,甚至卫满朝鲜存不存在都有人表示怀疑。

不过后面的历史则基本可能确定,公元前109-108年,汉武帝攻破朝鲜,之后在其旧地设立:乐浪、玄菟、真番及临屯四郡,史称“汉四郡”,统治了朝鲜半岛中部和北部的地区。

汉四郡图

而此时半岛南部则分布着三个部落联盟:马韩、辰韩、弁韩,合称“三韩”,这就是现代朝鲜民族的主要先祖,而“韩”也因此成为古代东亚对朝鲜半岛的代称。

不过“汉四郡”毕竟属于中原的边缘地带,统治成本极高,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前后,朝鲜半岛北部和中国东北地区主要分布着扶余、高句丽、沃沮、东濊等小国或部落,在这些势力的打击之下,真番、临屯二郡很快瓦解,玄菟郡也被移到辽东,中国势力在朝鲜半岛不断衰退。

南边“三韩”趁着这个机会向北蚕食,而北部鸭绿江流域,渔猎民族高句丽兴起,

到了公元313年(此时已经是晋朝),高句丽吞并了“汉四郡”中残留的最后一个——乐浪郡,而南部的“三韩” 则发展成了“新罗”和“百济”两国,这便是朝鲜历史上的“三国时代”。

476年的朝鲜三国

到了7世纪,在唐王朝的帮助下,新罗崛起,660年,新罗和唐的联军攻灭百济,668年又攻克高句丽,而之后,唐朝和新罗迅速“变友为敌”,唐王朝试图在朝鲜半岛建立统治秩序,遭到了新罗的反击,最终双方达成协议,新罗统一朝鲜半岛大部分,与唐的国境也从汉江推至大同江。

新罗与唐边界变化图

不过新罗也不太平,百济和高句丽的遗民不断闹着复国,9世纪新罗开始衰落,900年部队将领甄萱称王,建后百济;901年起义的僧侣金弓裔称王,国号“泰封”,这便是“后三国时期”。

918年泰封国将军王建发动政变,改国号“高丽”,之后一统半岛,建立起大一统的高丽王朝!

二, 高丽——操鸡搏鸭

“高丽”,这个国号似乎有些耳熟:怎么和高句丽这么像?

其实 “高丽”就是根据“高句丽”所起的,高句丽就逐渐以“高丽”作为正式国号。

起国号时给自己找个阔点的祖宗是很常见的事情,比如中国 “后汉”,“南汉”之类的,不过南汉、后汉君主好歹和汉朝皇帝一样姓刘,可高丽和之前的高句丽,那真的没有任何关系!

王建以高丽为国号其实还有一个目的:鼓动后人恢复高句丽故土!

新罗和唐朝之前瓜分了高句丽:大同江和龙兴江以南之地归新罗;以北归唐朝。其遗民分别成为两国的国民,其中高句丽人中的精英分子,被唐朝迁往内地,分散杂居,很快融入汉族,高句丽已不可能再东山再起。

但王建想要高句丽故土。

据说当年王建兵变前曾购得一面古镜,镜上写着“三水中,四维下,上帝降子于辰马。先操鸡,后搏鸭。己年中,二龙见。一则藏身青木中,一则见形黑金东。”,王建认为这是天意便发动兵变。

这其实就是用谶纬之类的骗术蛊惑人心,和中国古代什么 “莫道石人一只眼”是一回事,不过这里面很古怪的一句“先操鸡,后搏鸭”是啥?这个意思是:高丽不仅要夺取新罗政权,还要占有高句丽的旧疆。

高丽人不是说说而已的,其建国后就不断往北蚕食,当时高丽北边是女真人居住的地方,属于辽朝,993-1019年 ,高丽和契丹爆发三场大战。

公元993年,第一场大战后双方讲和,高丽与宋断交、名义臣服契丹。之后高丽宣称与契丹之间有女真阻隔,要求把女真聚集区划入高丽领土并得到辽朝许可。征服当地女真人后,高丽修筑了六座城池,称“江东六州”,北界由清川江扩大到鸭绿江。

绿色为江东六州(兴化、龙州、通州、铁州、龟州、郭州)

公元1107年,高丽大将尹瓘带17000大军再次攻打女真并取胜,之后修建九座城堡:咸州、英州、雄州、吉州、福州、公崄镇、通泰镇、崇宁镇、真阳镇。称“东北九城”,并设立公崄镇定界碑,对此地宣誓主权,高丽边境再度北推。

东北九城位置,有些朝鲜民族主义者认为公崄镇位于现中国东北境内。

不过东北九城后来又被女真人夺回去了,此后这一地区一直由辽国控制,后由金朝、元朝接管,但高丽仍声称对此处拥有主权。

高丽后期不断受蒙古侵略,丢了北边不少地盘并成为元朝的附属国,于是只能给元朝当小弟,可元朝末年,高丽又开始不老实,不断蚕食元朝辽阳行省,收复了部分故土后还继续北进,攻占了元朝合兰府(今咸镜南道咸兴)至三散(今咸镜南道北青)的土地,势力达伊板岭(即朝鲜摩天岭),但这些地方从不是高丽或新罗王朝的旧土!

元朝对高丽的举动极为不满,不过此时元朝国内已经失控,根本无力阻止高丽人,到了1368年,元朝被明朝灭亡,而这笔糊涂账,也落到了明朝头上。

同时,高丽国内也发生政变,1392年大将李成桂推翻了高丽,建立了朝鲜王朝。

三, 朝鲜——一路北进

按照中国的规矩,后继王朝要继承前朝所有国土,所以,明朝建立之后,理论上应该获得元朝全部辽阳行省的主权。

不过古代东北这个地方很特殊,此处并未大规模开发,其土著居民主要也不是汉人,而是女真人,所以要获得这里的统治权,首先需要招抚女真。

这高丽人也知道,元末乱局时,高丽抢占先机,1392年李成桂即王位后,大批女真部族已附于朝鲜;但明朝后来居上,凭借中央王朝的巨大体量优势最终占据上风,很多女真部族首领“弃朝投明”。

1388年,明军进入东北,准备模仿元朝在朝鲜半岛设立双城总管府的模式,设立铁岭卫军事管理朝鲜半岛东北,但被高丽抗拒;朝鲜取代高丽后,更称公崄镇以南全属朝鲜,明朝此时忙着对付北元,没空为这点小事和朝鲜扯皮, 1393年,明朝将铁岭卫置在辽东境内,默认了朝鲜对“东北九城”的统属。

不过朱元璋察觉到高丽(朝鲜)的野心,多次下令加强东北防卫,并以“侮辱朝鲜使臣”,“扬言武力征讨”等方式震慑,这让朝鲜“举国臣民,无不惊恐”,一定程度扼制了其继续北上。

不过明朝此时还没有正式对边界问题表态,到1403年,有 女真人上奏明廷,说“咸州(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)迤北,古为辽、金之地”,朱棣因此再次向朝鲜索要此处。

对于朝鲜来说如何处理此事真的是一个问题:首先朝鲜人显然不想吐出吞进去的肉,但忤逆强大的宗主国显然更不妥。

在此问题上,朝鲜朝廷体现出极高的外交手腕,其对明朝态度极其谦恭,后派著名学者——艺文馆提学金瞻出使明朝,玩弄文字游戏,朝鲜表示:《辽史》、《金史》里都没有记载这十处地名,可见此并不是辽金领土。

之后朝鲜提出请求,先说明太祖已默认此处归属本国,又称女真人“来居本国地面,年代已久,……且与本国人民交相婚嫁,生长子孙”,请求“令本国管辖如旧”。

给足了明朝面子,明朝也不计较这小事了,朱棣大方的表示“朝鲜之地,亦朕度内,朕何争焉”,同意将铁岭以北,公崄镇(今朝鲜咸镜北道吉州)以南的“十处人民”让给朝鲜。

就这样,朝鲜用“以柔克刚”的手段,正式吞掉了这里。

之后朝鲜开始对付残留的女真人,一面军事清剿一面进行招抚,其在首都汉城设置专门接待女真朝贡者的“北平馆”,并开放边城互市,不仅如此,朝鲜甚至多次越入明朝境内攻打女真人。

不过明朝认为女真人和朝鲜人的争端属于“远夷争竞”,甚至认为朝鲜打女真对自己有利,于是对于朝鲜的越界基本不闻不问,这使得当地的女真人倒了大霉。

1433年朝鲜将鸭绿江、图们江南的女真人据点全部摧毁,之后在图们江中下游南岸地区置东北六镇(会宁、富宁、钟城、稳城、庆源、庆兴)、大肆移民屯垦,终将此地消化干净,图们江随之成为中、朝两国东段界河。

而在鸭绿江南岸,1416 年到 1443 年,朝鲜王朝先后设立西北四郡(闾延,慈城,茂昌,虞芮),终于彻底控制鸭绿江南岸地区,鸭绿江随之成为中、朝两国西段边界的界河。

至此,朝鲜半岛的领土基本成型。